春天,假日,公園里。



一個年輕少女,青春的身體依偎在旁邊俊朗的少男身上,在撒嬌,在扭動,在嬌聲地埋怨著什麼。少男感覺到她的乳房,在挑逗地輕輕抖動,一陣愜意的感覺,從手臂上傳了過來。



溫暖的春天微風吹拂在自己英俊的面孔上,他有意識的漠然冷對身邊的艷麗少女,他左右顧盼地留意著四周投過來的羨慕眼光,冷峻的嘴角透出一絲少年得志的傲慢笑容。女孩子對他的獻媚,甚至是風騷少婦對他的偷望,他已漸漸地習以為常了。



突然,他的笑容僵住,因為他發現他身旁的少女不再依偎了過來,那無時無刻不是在對自己癡望的明媚大眼睛,正偷偷地斜望坐在長椅上的男人。



一群女孩子正在踢毽子,一個小男孩獨自在踢一只滾動著的紅色小皮球,然後追著皮球在跑。充足的陽光和快樂,多采多姿的生活景象啟發了我,我停下在筆記本上無意義地亂塗著的筆。擡起頭來,開始注意起在我身邊經過各種各樣的人。



一個嬌艷少女,伸展著兩條修長而結實的大腿,斜躺在鋪遍青青小草的綠茵小山坡上看書,小小乳頭在薄襯衫里茁突了出來。迷人的短裙,還有短裙里的春光,她難到不知道她的恣態正在誘惑了在她腳下經過的狂蜂浪蝶嗎?沒辦法,被人愛,可不是我的罪過。



我慢慢的遊蕩了過去,我希望我自己還是一個少男,又希望自己能夠大膽一點,臉皮厚一點,這樣我就可以重新參與那令人心悸的愛情遊戲。



我安慰自己,我也曾經荒唐和放浪,但是,在內心的深處,我知道那只是一堆無聊的回憶。青春已離我而去,我渴望,渴望時光能倒流。



美麗日子,明媚的春光,不帶點愁緒,又怎能襯托出那浪漫的深度呢?



我走到一張長椅坐了下來,我又拿出我的筆記本,取出我的筆,憑著這兩樣東西,我藉以釋放心中的情感,讓心中的洪水宣泄出來。我全身沈浸在春日陽光的照耀下,太陽的暖熱使得我突然想睡覺,我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我在夢中聽到自己在輕輕嘆息,忽然,我聽到一陣悅耳的小鳥歌唱聲,我睜開眼睛,一個年青的女人,微笑著站在我的面前。



“對不起,”她說,她的笑容給人一種友情的預感,她的美麗大眼睛飄忽不定,是在向我試探些什麼嗎?



我搖一搖頭,嘗試判斷究竟是夢境,還是在真實的世界里。



“我並非有意要打擾吵醒你。”她說,仍然是挂著招牌式的微笑。



“不,不要緊,”我說,清了一下我的喉嚨:“我其實不是睡著了,只是閉眼養一下神。”



年青女人坐到了在長椅的另一邊,她撿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筆記本,放在她豐腴的大腿上閱讀了起來。



“原來你就是那小評?”她問。



我吃了一驚,然後軟弱地微笑:



“是的,那是我的其中一個名字。”



“我還以為你很老?”



“啊哈,已經三十二歲了,不是已經很老了嗎?”



“但是你看起來最多只像是二十五?”



她的眼睛已不再回避,一直地看進我的眼里,戳進我的心里。我幾乎能從她的瞳孔中看到我自己臉孔的反射,那是一張充滿了希冀,被原始欲望所扭曲了的臉。



“你叫什麼名字?”我震顫著聲音問,非常希望她的回答能跟我所預料的相差十萬八千里。



“小晴。”她用假裝出來的端莊聲調回答,眼梢的蕩意比公園春天的氣息更濃。



“你好嗎?”我客氣地問,那消失了好多年,偷情所專有的夢幻感覺又一次湧上我的心頭。



“我好,怎麼說呢?真是很榮幸能遇上大哥你的真人呢。”



她把手伸了出來,差不多碰到我的嘴,好像是在期待我像貴族一樣的去給她的手一個吻。



我趕忙捉住她的手,低下頭深深的吻了下去。我考慮要不要用舌頭去舔。



“上個月,我讀到你在小元那里的文章,那題目是「童身的高潮」?”



小晴沒有縮回手去,任由我捉住。



“差不多,是「高潮中的童身」。”



我輕輕的更正她,偷偷地伸出舌頭,舔她的柔荑小手。



“你在干什麼?你這樣子感覺得怎樣?”



我怕嚇跑了她,所以停止了繼續舔她的手:



“我覺得自己在做夢一樣,做一個不可能是真實的夢。”



“小評大哥,你知道嗎?我總覺得你文章中寫的那個浪蕩女是我。你說我的想法是不是很可笑呢?我意會到當我讀你的故事時,我完全的把自己代入到里面的女主角去了。”



“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呢。”我喃喃地說,我在小元上的文章,女主角都是剝光了衣衫在床上任由男人肆意欺負的。



“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她小聲說,輕輕的咬弄著紅艷艷的下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們沈默了一段時候,她終於是下了決心,把話說了出來:



“不過我始終感到有一點不滿足,我覺得你描寫我的美麗身體不夠詳盡,我有好多性感的優勢沒有被你用文字顯現出來。還有,我的身體一些和其他女人不同的秘密特徵,你也沒有寫出來。”



她繼續滔滔不絕地說了下去,我完全被她的風采所迷惑了:



“我也寫過文章,但是總覺得以女性的角度寫出來的東西並不能真正的挑動起男人的那種野獸一樣的想征服女性的欲望。一直潛伏在我心中的熱切欲望,就是征服所有的男人。在現實中,這可能會有一點困難,明白一點說,我並不想因為我個人的私欲而弄到癡迷我的男人們家庭破裂。況且,如果讓所有愛慕我的男人都能一親我的香澤,我那充滿野性,專門挑逗起男人獸欲的柔嫩身體,也未必真的承受得了他們潛意識中那些虐待異性的暴力傾向

。”



“你看,你看嘛!我的皮肉是不是很白很嫩?是不是很容易就經不起被你們男人粗暴的摧殘呢?”她說著,撩起她的裙子,向我展露出雪白耀眼的大腿。湖水綠的內褲,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順便也讓我看到了。



我承認那是非常美麗誘人的一雙大腿,超越大腿的頂端,風光更是迷人。我忙不叠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她的說話,之後,我更忍不住乘機伸手摸了她一把,她的大腿手感非常好,滑不溜手的。



她不在乎讓我摸她,或者說她享受我對她的撫摸,無論怎麼說,她正專心地繼續發表她的高見:



“我於是有了一個主意。我覺得那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利用你文中的主角,讓我美麗身體的無比魅力得到最大的發揮。我要讓你飽覽我的肉體,還有任由你……”



她伸出粉紅色的可愛小舌頭,舔了一下嘴唇,繼續說了下去:



“然後你用筆忠實地描寫下來,發表在你的文章里,讓看到你文章的男人能分享到你從我身上得到過的快樂。他們然後就可以在各自的狂想中占據我的身體,盡情地欺負我,淩辱我……”



“來吧!做男人要勇敢一點!”



她忽然拉著我的手,我們一起走過那鋪遍青青小草的綠茵小山坡,繞過仍然斜躺在那里看書的少女,走向林蔭深處。當我回過頭來,我看見那少女也正在向我們望過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