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令我心痛、难过、受到侮辱的一天。
我有很多的疑问。
男人到底脑子里在想什么?
女人对他来说,算什么?
为什么男人总是靠下半身思考?
男人可以为了性,连最基本的伦理都可以不管了吗?
为什么我要这么问?
我的故事即将开始。
我叫旻茹,今年18岁,就读高中二年级,我的眼睛不大但至少五官清秀,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张瓜子脸,
还有一双让我自傲的修长美腿,
我的男朋友常常跟我说:[旻茹,每次你穿制服的时候,我都看到旁边的男生一直死命盯着你看]
我都半开玩笑的回他:[你吃醋喔,就让他们看个够啊]
我男友:[我那群死还常常说,假如可以跟你做爱一次,少活一年也甘愿]
由此可见,基本上,我的条件还算不错的。
我男朋友是我同班同学,我们在一起一年了,但从未有过性行为。
我姐姐在去年底结了婚,嫁给了她公司的主管绍辉,虽然姐夫年纪大满多,但他们两人十分恩爱,
不到几个月的时间,我姐姐就有了身孕。
姐夫为人忠厚老实,对我这小姨子也如同照顾亲妹妹一般,常常国外出差回来,都会记得带礼物送我,
他也常常陪姐姐回家看看我们,偶尔还会塞点零用金给我,所以很自然的,我们感情也还算不错。
这天是姐姐生日,听说姐夫邀了很多朋友到他家去吃饭、唱歌,
姐姐也顺便找我过去他家一起同乐。
今天是星期五,我一放学就直接搭公车过去姐姐家,
正好碰到下班时间,整台公车都是人,车子被塞得满满的,人贴着人,我站着被挤在中间,手很吃力的抓着吊环,
随着车子的晃动,不时感觉到有东西一直摩到我的屁股,起初我没多想,想说就是不小心的碰触罢了,
我没多做反应,车子继续开,继续晃,
但,忽然间,我感觉到有一只手正抚摸着我的大腿,他慢慢的从后面摸到了前面,
然后一把将我大腿抓住,并且向后一拉,
我整个屁股就跟他贴着,我感觉得出来我的屁股中间,隔着制服裙,被一大包东西顶着,
我想转身去看他,好像是个老先生,他马上在我耳边小小声的说:[不要叫,你一叫,以后我就找时间强姦你]
我被吓的不敢出声,装做没事继续站着,
他可能见我不敢反抗,便大胆的上下磨蹭了起来,隔着衣物,他在猥亵我,
变态:[妹妹,你头髮好香],并且吻了我脖子一下,让我感觉十分噁心,
过了几分钟后,他用力的抓紧我的腿,使我跟他贴得更近,最后身体抖了几下,就把我放开。
隐约中闻得到一点腥臭味,下车后才发觉,我的裙子上有一滩白白的东西,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摸了一下拿来闻,觉得非常得臭,我赶紧把他擦拭干净。
到了姐夫家里,大约有十二、十三个人在哪,
我很不开心的跟姐姐讲这段事,她不断地安慰我,
看见桌上有一杯威士忌,我心情不好就直接一杯下肚,
姐夫跟他一群朋友也在旁边听我讲,
姐夫:[算了吧,就当是证明我们小姑娘很有魅力啊]
姐夫的朋友,喝了几杯之后说:[那么漂亮的小姑娘,不要说路人了,就连我们也好想要]
姐:[不准开我妹妹玩笑!]
姐夫的朋友:[失礼,失礼,旻茹,来,我向你陪罪],他敬了我一杯,
酒杯拿起我也回敬了他。
过一阵子,
忽然觉得头好痛,我马上起身冲到厕所去吐,大概还没吃东西又喝酒,让我很不舒服,
制服也没换掉,我就跟姐姐讲,她的床可不可以借我睡一下,
姐姐扶我进去后,就出去跟大家一起唱歌、喝酒、吃东西。
留我一个在房间睡觉。
半梦半醒中,我感觉到有人进来房间,心想大概是姐姐或姐夫进来房间拿个东西吧,也没多想,
我继续睡我的。
[旻茹,旻茹,,,旻茹,,,,,身体有没有好一点,旻茹]
是姐夫的声音。
但我全身瘫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所以也没有回答他。
我感觉得到,他坐到了床边,
姐夫:[旻茹,旻茹,你还在睡吗?],他试探性的摇摇我,我很累,并没有回答他。
我不清楚自己的衣物零乱,身体非常不舒服,谁还管衣服有没有穿戴整齐。
过了一会,我发现有双手正在抚摸着我的大腿,并且解开了我的衣物,
心想:[这臭姐夫,平时样子敦厚老实,想不到还想藉机吃我豆腐,反正无所谓,给你摸,我也没有力气跟你吵架]
我睁开眼稍微看看他,就继续睡了,反正就摸一摸而已,我姐是你老婆,我是你小姨子,谅你也不能怎样,更何况外面那么多人,我一唿救你就惨了。
姐夫:[他X的,想不到我小姨子身材那么好,躺在我床上还穿成这样,根本就是引我犯罪]
我心想:[摸都给你白摸了,还敢讲这些下流的话]
姐夫:[旻茹,不要怪我,今天不把你吃了,以后恐怕没机会了。]
我心里紧张了起来,难道姐夫真的想做越矩的事,不会的,我可是他小姨子。
姐夫爬上了床压着我的身体,我睁开眼睛看着他,[不要阿,姐夫,你再干嘛?]
他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摀住我的嘴,
姐夫:[不要叫,外面很多人,你想让他们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吗?]
姐夫:[想想你姐,她现在怀孕,能接受这刺激嘛?]
姐夫:[现在外面在喝酒唱歌,你叫他们也听不到,就算听到了,说不定大家发起酒疯,还轮姦你]
姐夫:[识相点,我放开手,你不要叫]
我:[你这变态,你快给我滚出去]
姐夫:[走?旻茹~等我干完你不用你请,我自然就会离开了!]
他:[好大好美的奶子呀,奶头还是粉红的呢]
我:[不要呀~~~!]
对我来说他太壮了,所以他很简单的就把我的双手给固定住了,另外一手在我
的胸部上用力的抓着。他很用力的用手抓着,嘴巴不停的吸着我的乳头。
他:[高中生就是高中生,真是漂亮的奶子,又大又挺又敏感]
我:[不要呀快住手]
他:[你不要什么呀??都硬起来了,难怪现在大家都喜欢找高中生搞]
阵阵少女幽香从我的身上散发出来,更加刺激姐夫的性欲,
他的下体已经硬邦邦的挺着。姐夫的手在我的乳房握捏了数下,
两团刚隆起的小乳房凸出,他望着我那粉粉的乳头,不停地用手拉,又不停地吸,
我被玩得不停地大叫「旻茹是个小女人了,乳房好弹手呀…嘻嘻」姐夫边玩
边说。
「变态…不要呀…走开呀!」我无力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姐夫口舌齐用,品嚐我这副青春少女的柔软乳房,不一会儿,
我的乳房上已沾满黏溼的口水。姐夫嘴巴继续享受美乳,他的手已摸向我诱人的大腿,
18岁少女嫩滑肌肤的手感令姐夫爱不释手,渐渐的向我的私处摸去。
不断地轻抚那微凸的阴部,我双手想推开他,但使不上力,只有夹紧双腿扭动臀部作无谓的反抗。
我已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我被姐夫抱在怀中慢慢品嚐……从我粉粉的脸颊,慢慢到雪白的美腿,每一寸肌肤都被他吻遍。
一些部位更被啜得红色一片,我闭上眼眸任凭一头淫兽随意地淫欲。
姐夫已经欲火焚身,得意的他正淫笑着脱下裤子,
一条拗黑粗大,青筋暴跳的阳具高高的杵在我的面前,第一次看到这么巨大的粗壮肉棒,
我顿时吓得脸色有点发白。姐夫握着这发涨的庞然大物,放在我的脸颊上左摇右摆,
一些流出的精液粘在我的脸上。
抹干龟头上的透明精液,姐夫趴在我跨下,光滑幼嫩的小穴,上粉色嫩肉展现眼前,
姐夫样子就像想把它吃掉一样,立刻用舌头不停舔着,一会…肉穴中慢慢流出一些半透露明的液体,
姐夫吃在口中,就像蜜糖一样。
「18岁少女的淫水真是特别香甜……」姐夫满足地说着,握着阳具,向我的嫩穴中逼进。
「不…不要…姐夫…求你不要呀…放过我吧……」
我十分害怕,柔弱地哀求姐夫停止。但是一头飢饿的淫兽那会听猎物求饶?
姐夫把阳具慢慢插进我的肉穴中,顿时感到痛楚万分,想大叫时被姐夫用手掩着嘴巴,
听到他在我耳边细说:「你乖乖的别大吵大叫我就让你好过些,否则我要你死去活来!」被痛楚折磨的我也不敢反抗了,只有忍着不叫。
我:[姐夫,不要阿,我还是处女,不可以]
姐夫:[旻茹,真想不到你还是处女,这可便宜我了]
想不到我18年的处女之身,居然就那么得轻易给姐夫夺去,
我的小穴第一次被如此庞大的东西蹂躏,好像快裂开似的。
姐夫阳具已深深的插进肉穴中,四周的嫩肉紧紧地包着发涨的龟头,开始上下上下地磨擦着………
姐夫:「你的嫩肉真是夹得我好紧,很久都没操得这么爽。」
姐夫压着我娇小的身体勐烈的抽插,我满脸通红小声地说:「停…停呀…好痛…呀…好痛呀……」
我:[你这禽兽,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姐夫:[你姐怀孕,都不跟我做爱,我这几个月都靠自己解决,现在就用你这妹妹来代替她]
我:[求求你放过我]
姐夫:[旻茹,给你嚐嚐我憋了几个月的欲火]
姐夫:[年轻的肉体真好,好紧]
我:[快裂开了,停,停啊]
姐夫:[你还年轻,今天把你操个痛快,小穴裂掉,休息几天又会好的]
我:[姐夫,拜託你快点结束,好痛]
我:[姐夫,求求你快点射精,我怕姐会进来]
姐夫愈来愈用力,每一次都干到底了「啊~~~~~啊~~~~」
姐夫「啊~~~~我~~~到~~~了~~~~到~~~了~~~」
他干的我腿都软了,他把我的右腿抬到他的肩上,老二用力的撞击我,让我的胸部一直上下的晃动着。
姐夫:「旻茹,要我射在那里?里面好了。」
我「啊~~~啊~不~~~不~~~~行~~~」
那能让他射在里面,虽然是安全期,但是我还是不让他射在里面。
姐夫:「那你求我啊」
姐夫像是快射了,所以更加快了速度
「啊,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
姐夫最终爽得不能自拔。啊!的一声,就硬生生把浓郁的精液射入我的密穴中………
完事后,姐夫揽着我轻吻,双手继续把玩着小乳房,我软弱无力地摊在姐夫的怀中。
不愿面对这个现实,姐夫看见我不作反抗,知道我已屈服自己淫威之下,正淫笑着沾沾自喜。
我:[禽兽,你满足了吧,快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姐夫:[爽完了,当然要走萝,不然给我老婆发现也不好,要不是跟他说我肚子疼,去上个厕所,我哪有机会嚐到你]
我:[出去]
姐夫:[旻茹,你身体真棒,给你休息几天养养身,改天我会再约你,到时好好叙叙旧]
姐夫才刚开门出去,他的一个同事就站在门口,
同事:[绍辉,你,你,你在?]
姐夫:[没什么,我小姨子不舒服,来关心她一下]
同事:[别装了,我不会告诉别人,嫂子也不会知道,让我嚐嚐你小姨子吧]
姐夫:[你自己看着办,互相保守秘密]
他同事淫笑着走进房间,
我:[你,你,你想干嘛?]
同事:[当然是照顾照顾你]
我:[不要过来,不要]
同事:[早就想上你了,刚刚听你说搭车遇到色狼的事,听到我老二都硬了]
同事:[用你小穴帮我消消火]
我哪是他的对手,他一把就把我抓起,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巨大的下体。
我:[不要碰我]
同事:[看样子刚破处,下体还有血迹,这么说我是你这辈子第二个男人了]
姐夫的精液还留在我的体内,所以正好给了他同事当作润滑剂使用,
没几秒钟,那巨大的老二就硬生生塞进了我的穴中,
同事:[你的阴道内怎么全是精液,绍辉这小子居然不怕你怀孕,算他有胆]
同事:[绍辉这兔崽子,居然可以把你们姐妹都搞到手,真有本事]
他不断的对我抽插着。
同事:[改天我也来嚐嚐他老婆的滋味如何]
同事:[平时看到你姐,我就很想操她了,想不到先搞了她小妹]
我:[不要阿,变态]
同事:[年轻的肉体真棒,夹得我好舒服]
同事:[你男朋友似乎没嚐过你的身体吧,真可惜了有那么正点的女朋友]
我:[快放开我,求求你别这样]
同事:[那么美的身体,就是要多让一些人享受才对]
同事:[大美女~用你的嘴让我的弟弟爽一下吧!]
话才刚说完,他就把他那大到不行的老二,应该有十七公分吧!
硬塞进我的嘴里,抓着我的头勐帮他口交,我根本没办法含到底,
但是他又一直把我的头压到底让我快不能唿吸了。
他:[啊~~~你的嘴巴让我的弟弟很爽呀!]
他用力加快速度插我的嘴,「啊,啊~~」
突然脸上有一阵热热的液体流下来,他射了。
[出来了,都给你吃]
他大部份的精液都流到我的嘴里了,他射了好多,射得我满脸满嘴都是。
「吃下去~~~」他压着我的嘴让我吞下他的精液。
「嗯,好不好吃呀?」
「快帮我吸干净。」说完就把他的老二又塞进我的嘴里。
「今天真是爽,干到你这样的女生。」
「有机会再来干你啊。」
结束后,他打开房门,便离开了,只留下被他干过,被射得满脸精液的我,一个人走到浴室的镜子前,
看着满脸精液的自己,想一头撞死,站在浴室清洗着自己淫乱的身体。
之后,我无力地躺在床上,
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个噩梦,脑海不断回想刚刚被姦淫的画面,
不久后,房门再度打开,我又被惊醒,
我:[你是谁?不要碰我]
门口熟悉的身影:[旻茹,你怎么了,是我阿]
原来是姐姐,
此时的我好想大哭一场,终于有我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我想叫姐姐保护我,陪我睡,
好怕又有坏人想侵犯我的身体,
姐姐:[怎么了?做噩梦吗?]
我点点头,不自觉地哭了出来,
姐姐晚上就抱着我睡,叫姐夫去睡客房,
她完全不知道,姐夫跟他同事刚刚强暴了我,
我的体内还留有她丈夫的精液。
今天是星期五,放学回到家之后,看到姐姐带姐夫回来吃饭,
妈妈很高兴的烹煮食材,
在饭桌上,爸妈不断的夸讲姐夫有多好,
说他是一位认真、踏实地有为青年,
还向我训话说:[旻茹,假如以后要嫁人,一定要找个像你姊夫一样的年轻人]
我非常得不以为意,撇了姐夫一个白眼,
我:[是啊,一表人才,可惜不知道骨子里是如何?]
爸:[旻茹,你讲话不可以这样没礼貌]
我:[他对我是有礼貌过吗?]我很不开心的大吼。
妈:[好了好了,旻茹不知道在学校怎么了,大概心情不好,大家继续吃饭]
吃饱饭,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
我感觉得到姐夫的眼神很不安份,不断地看着我,他死命的盯着我修长的双腿,
让我感到非常得不舒服,好像一头野兽看着猎物般。
我假装起身要到厨房拿东西,想借此避开姐夫淫秽的视线,
想不到,他居然跟着我进了厨房,
并且趁无人之际,一把将我从后方抱住,
我感觉出他裤裆有一大包东西顶住了我的臀部,
他一手环着我的腰,一手抚摸着我的大腿,
我:[姐夫,你不要太过份萝]我想挣脱他,
姐夫:[旻茹,你可真把我想死了,两个礼拜前那一抱,让我毕生难忘]
我:[这是我家,你放尊重点]
姐夫:[你不要出声,就不会有人知道]
我:[放开我!]
姐夫:[你姐明天要跟朋友出去两天,只有我在家,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你想怎样?]
姐夫:[明天你跟爸妈说,你住朋友家,晚上不会回来]
我:[我都给你污辱过了,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姐夫:[像你这种小女孩的肉体,就是要多加利用,否则很快老了就没人要,趁年轻多让人享受享受吧!]
我:[下流]
姐夫:[你男朋友真傻,放着一块美肉不吃,可便宜了我这做姐夫的,明天来陪我睡一晚]
我:[不要这样,我求你]
姐夫:[上次插你,怕你姐发现,害我不能尽兴,明天晚上,我会好好享受你美好的肉体的]
======================================================================================
隔天下午,我骗了爸妈要去同学家烤肉,
其实,是被姐夫以裸照威胁,必须去陪他睡一晚。
我很清楚这趟行程的目的,
姐夫得此良机,一定会大肆姦淫我,
居然,被姐夫姦淫是必定逃不了的,那我只有最后的要求,
就是希望他全程戴保险套跟我做爱,至少不要让他的精液玷污了我的身体,
而且,我也完全不想因为这样而怀孕。
我心里百感交集地走进超商,到了日用品区,随便拿了一盒保险套就去结帐,
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个高中少女,为什么要忍受男店员异样的眼光买保险套?
结帐时,还被前面的小混混调侃了几句:[妹妹,看你年纪那么小,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那么需要啊?要不要哥哥交你两招,包你没玩过]
[看她这双美腿,我都快受不了了,你男朋友还真有福气,一定被你给吸干了吧]
我没有理会他们,直接将保险套收进包包之后就快速离开。
我心想,[你们这些贱男人,难到你们眼中就只有性爱吗?]
为什么,我被人家强暴、污辱,还要自己来买保险套?
这社会怎么了?
=====================================================================================
到了宾馆之后,姐夫近身并以结实的胸紧贴着我的背,双手搂着我的腰,
而他的脸贴近我耳边唿着热气厮磨,他迫不及待地紧抱着我,两人四肢交缠,
从我的唇、我的脸、我的颈….,每一个吻都像想留下印记般的强烈。
姐夫的唇从没在我身上移开过,双手则在我身上游移抚摸,他熟练地褪下我单薄的上衣,
在他单手解开我内衣的同时,他也已脱掉他的衣物,就任由两人衣裤一件件地丢弃在一旁。
[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姊?]我充满恨意的问他,
姐夫也理直气壮的对我说:[你姐姐现在怀孕,不方便行房,我想她也不希望我因此去外面找女人吧]
姐夫:[男人嘛,总还是有生理需求,正好她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所以我就不客气的借用一下]
我:[贱男人]
姊夫:[你也别怨我了,就当作是为了你姐姐吧,我如果出去找别的女人,说不定还染病给你姐]
姊夫:[旻茹,你是给我破处的,身体一定是干净,你姐姐可以放心,不会染病的]他嘴角露出一抹淫秽的笑。
他用力地打开我紧紧夹起的双腿,他一边轻摇着头赞叹我性感的私处,一边说着平日听着会觉得不堪入耳的淫声秽语,他低下头掰开我的阴唇,先用舌头轻舔探索,再贪婪地吸吮从我粉嫩的穴里流出的蜜汁。
他将整张脸贴在我下身,左右摆动,让从深处流出透明无味的汁液,沾染他单薄的唇。
然后,他抬起头,朝我恶作剧地眨了眨眼,我则羞红了脸,想推开他,合拢双腿,不让他再继续。
姊夫却因我这反抗违逆的动作,激发起强烈的征服欲望,他故做生气地起身辱骂了几句,
然后再度用力地撑开我的大腿顺势将我拉至床缘,两手抓住我的双脚张开到极致,
这一次,他要以他那噁心、粗大的阴茎征服我……。
我:[啊,啊,放开我,还不可以,拜託你戴套子。]
我卑微地拜託他,这是我此刻最后的心愿:[姊夫,求求你,我有买保险套,拜託你将他戴上]
姊夫:[欧~是嘛?想不倒你挺主动的嘛。]
我:[在我包包里面,请你将它戴上]
姊夫看了一下,[旻茹,你买这太厚了,用起来不够爽快,我不带了]
我:[拜託你...拜託你...]
姊夫:[小姨子,我要跟你肉体与肉体最亲密的接触]
他腰部勐力一顶,我感受到他那根坚硬地插入,结结实实地塞满我,他先是缓缓地一进一出,想先让我习惯他的粗大,之后便加快了速度,腰部前后不停地动作、抽插…………
我:[啊,啊,啊,啊,求求你,求求你,快拔出去]
姊夫将我整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举起,不停地抚摸着,并且亲吻着我的小腿,
下身疯狂似对我小穴抽插着,
姊夫:[旻茹啊,你真美,特别是你的一双美脚,我注意好久了]
他在我双腿上乱啃乱咬,就像是一只好久没吃过东西的饿狗,眼睛里闪着飢渴的神色,在我光滑的双腿上蹂躏着。
我发出无助的呻吟声,这更加刺激姊夫的兽欲。他的老二在我体内撞击着、跳动着,
姊夫:[肉贴肉的感觉好爽。]
姊夫双手、双唇不停在我的性感修长的双腿上蹭着,
姊夫:[以前只能看着你,和一帮色鬼用眼睛奸你,现在却可以真刀实枪的干你,真是过瘾]
姊夫:[我的老二给你搞得更硬,更大。今天一定要彻底的玩你,不把你的阴道灌满决不罢休!]
跟着他就一阵狂插!我感觉下边剧痛,膨胀的要爆炸!他同时抚摩我的乳房,亲吻我。
我的呻吟声也不受控制地发出了。
他加快了动作,阴道里发出噗嗤,噗嗤、响声。
我感觉阴道在不断收缩,他每插一下,我就会哀嚎一声。
空气中充满了男女交合产生的腥味。
[啊,啊,啊,太舒服了,太爽快了,旻茹,旻茹,旻茹,我亲爱的小姨子,啊,啊,啊,,,我,我要,我要射了]姊夫大力的抽插着我。
我:[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不可以啊]
姊夫:[啊,,啊,,旻茹,你夹的我好舒服]
我:[快拔出去,不可以射在我体内,我会怀孕]
姊夫:[我要把全部的精子灌满你的小穴]
我:[拜託你,不要这样]
不久后,姊夫将我抓得紧紧的,一股精液喷在我阴道最深处。我感觉好像被烫到了,大叫了起来!
他用老二紧贴着我的身体,享受着射精的极大快感,我绝望的哭泣着。
我:[放开我,快放开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姊夫:[旻茹,对不起,真的太舒服了]
我:[你这禽兽,你不是人,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姊夫:[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射精在你体内了,怀孕在说吧]
今天晚上,
只要姊夫体力一恢复,马上就要求与我做爱,
我的身体彻底被他给玷污了,
我男朋友都还不曾与我做爱过,
而今天晚上,姊夫却对我尝试了各种性交姿势,
射在我体内、射在我胸口、射在我脸上,甚至逼我吃他的精液,
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被姦淫了多少次,
姊夫每次都满足地对我射精,留下我残破的身躯。
这个噩梦还没有结束,
每次姐姐回娘家来住,
夜深人静之时,姊夫都会趁机潜入我房间,
无情地强暴我,
姊夫:[每次跟你姐姐做爱,都不停地幻想着你,不要出声,爸妈听见不好]
偶尔,
姐姐出远门,或者跟朋友出去一两天才会回家,
姊夫都会要求我到他家陪他,
这可想而知,
每次都是尽情的用我身体洩欲,用我年轻的肉体满足他的淫欲。
姐姐的孩子生下来了,
我并不觉得他可爱,因为他体内留着一半禽兽的血液,
那个夺走我初夜的男人,将我让给他同事强姦的男人的血液。
至于现在呢?
我第三次怀孕了,
为了我的禽兽姊夫,我已经拿掉了两个孩子,
他每次姦淫我时,完全不做任何防范措施,还尽情的射在我体内,
为了他一时的满足,我现在准备拿掉第三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