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起案件发生于民国时期,国民党谍报人员张某身负绝密情报被伪汉奸追捕,张某慌不择路穿大街过胡同最后跳进了一所大宅子,士兵遂包围这所宅子并进去搜查,这所宅子的男主人60多岁,是本地有名的富商,现在外出经商不在家,只剩26岁的娇妻童蕾和一个60多岁的管家婆子看家,此时前来追捕的匪兵已经开始叫门,见事态紧急,张某就简短的跟主僕二人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女主人童蕾受过高等教育,平日虽养尊处优,但也明辩大是大非,她从心底里支持张某,想把他藏起来矇混过关,因为大家都知道伪政权实乃日本人的走狗傀儡,他们卖国求荣,军纪败坏,就知道祸害百姓,民众十分愤恨。
更可恨的是,匪兵们如果觅得大家闺秀及民间妇女有美色者,有时竟敢当众调戏甚至进行姦淫,张某虽然很想请求她帮助,但他也怕连累无辜。
婆子有些担忧地提醒道“这些兵跟土匪一样,就爱调戏妇女,少奶奶你可要小心吶!”,少奶奶思量了片刻后打定了主意,表示要盡力保护他和情报的安全。
少奶奶宽慰说“放心吧,只要他们搜不出来,谅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敢把我怎么样的。”,于是将他藏在阁楼夹壁墙中,并告诉他“等会外面不管出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来。”
藏好他后,少奶奶跟婆子咬了下耳朵,让婆子去开门,婆子怜惜的说,如此一来可保他平安,但那可苦了少奶奶你了,少奶奶说这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了,婆子开了门,搜查的士兵一拥而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嫌门开得晚,婆子领他们来到客厅稍等,然后去跟少奶奶回禀,等少奶奶出来时,士兵们打眼一看都不禁眼前一亮。
只见少奶奶穿着一身低胸肉色旗袍,高叉旗袍裙内穿了肉底裤袜,双腿紧缩诱人,微曲走路衬托出一双美丽的大腿春色,让大兵看的口水也吞了吞,他们眼睛注视少奶奶胸前丰满的乳房和中间深深的乳沟,而且少奶奶身上不时传来阵阵芬芳香味,倾国倾城般的魅力,真是说有多美就有多美,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一般,任谁看了都会失去理智,心猿意马。但婆子心中明白,少奶奶穿成这样是故意要用美人计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到自己身上。
领头的军官上尉连长亮出证件,跟少奶奶讲明了情况便开始搜查,士兵们搜遍前院后院也搜不到人,但军官发现了阁楼,便要上去搜查,童蕾和婆子心此刻都提到嗓子眼,眼看事情要败露,少奶奶强作镇定,上前跟这个军官说“您想去阁楼上看看,我带您上去吧,里面什么都沒有。”
阁楼沒灯光缐很暗,除了些杂物,确实沒別的,军官正要敲墙察看有无夹壁,沒想到这时少奶奶突然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惊叫一声身子一歪,军官赶紧去扶却不想正抱了个满怀,怀中抱着软玉温香的身体,手正好碰在少奶奶胸前凸起之处,感觉又温暖又柔软,非常有弹性,两人四目相对,但见怀中娇滴滴的少奶奶娇羞满面,酥胸高耸,妩媚的眼神更是摄人心魄,军官顿时便将搜查之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趁机用粗糙的大手粗鲁的搓揉抚弄丰乳,恣意轻薄少奶奶迷人的胸部,少奶奶羞的面色潮红,气喘吁吁,军官此时已经淫心大发,就想立刻扒光这个少奶奶然后抱上床狠狠的操她。
婆子听到少奶奶喊声赶紧上楼,从门缝看见军官和少奶奶搂在一起还动手动脚的,就知道少奶奶肯定在被军官非礼,听见婆子上来少奶奶奋力挣扎出他怀抱后,跟婆子说,“刚才不小心摔倒,多亏军爷帮忙,否则就摔结实了。”
军官有点尴尬说:“举手之劳而已。”
少奶奶问他“您这下放心了?还有搜哪里吗?”
他说“嗯,搜完了,不搜了。”
他们便一起下了阁楼,军官悄悄跟少奶奶说,“还有一个地方沒检查。”
少奶奶一惊忙问“哪里?”
军官神秘兮兮的一笑,“说呆会儿你就知道了。”
底下大兵好像猜到了什么,便小声撺掇军官“这个小少妇挺有姿色的,您何不趁机带头尝尝她的滋味,顺便让弟兄们也跟着开开荤,大家都別洩露就是了,万一出了事上头也法不责重,不会怪罪的。”
军官早就迷恋少奶奶肉感的身体无心搜查了,搜个鸟人啊,无非是上支下派例行公事而已,一听自然合心意,但他说“咱们最好不动粗,强姦她就沒意思了,对付这种富贵人家受过教育的娇贵少奶奶,要想办法让她兴奋起来,那玩儿起来才够味儿带劲呢。”
于是军官在外面佈置下两个岗哨,馀者都凑在一起冒坏水,见他们还沒有走的意思,少奶奶让婆子便端上茶水,他们便坐下来喝茶家长里短的问,军官和少奶奶聊,其他人则跟婆子套话。
问来问去问到男主人的情况,婆子说老爷经商未归,这帮坏小子便问婆子他们成婚多久了,有沒有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夫少妻哪那么容易要上孩子,他们问是不是少奶奶不能生育,婆子说不是,因为少奶奶两年前怀过一次孕不过又打了,士兵们问及原因,婆子说这有点难以启齿,你们既然是官人就跟你们说一下,两年前我们路遇一伙劫匪,他们抢走了钱还把少奶奶给侮辱了,沒过多久少奶奶就有了。
士兵们一拍大腿说“今天你们算碰对人了,既然你们老爷想要孩子,我们头儿可以借种给他。”
婆子斥骂他们无理,于是他们就藉机发彪,少奶奶和军官走过来问,婆子悄悄跟一说少奶奶马上就臊红了脸。
因为那时候,借种是要男女行房事的,当少奶奶的面说这种难以启齿的事真让人羞骚,少奶奶也责问军官“你手下的兵怎能这样,身为国家的军队,不思保家卫国,只想着淫人妻女。”
军官表示“这是大家的意思,真心想帮助你家,如果不同意也不勉强,于是一挥手大家继续搜,要仔细的搜不放过蛛丝马迹”,然后还不忘威胁少奶奶,“要是真在你家搜出嫌犯,你们全家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原本这是一句恫吓,沒想到正中少奶奶的弱点,少奶奶知道这帮人什么事都幹得出来,刚才军官对她说还有个地方沒检查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现在万一把他们惹恼把人给搜出来,不仅救不了人恐怕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少奶奶说“等我考虑一下。”
少奶奶表现的很为难,一时骑虎难下,跟婆子咬了会儿耳朵,考虑良久把银牙一咬心一横,才对军官说“老爷特別想要个孩子可老爷心有馀却力不足,如果你愿意帮这个忙那我家老爷一定感激不盡,但现在老爷外出经商不在家沒法跟他商量那我就先替他作主吧,但不知……不知……”
少奶奶脸一红跟婆子说,“你跟他商量后面的事吧,自己转身款款走进了内室!”
军官望着少奶奶的背影问婆子,少奶奶要商量什么,婆子笑着说,“我家少奶奶是想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这话她一个妇人家当着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才让我和你商量”
军官一听哈哈大笑,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现在就很方便。”
婆子说,“看你这么猴急,好像沒见过女人似的,我算一下啊,嗯,今天日子不错,少奶奶是半月前来的月事,算起来今天正是能怀孕的日子,那我们就这么定了,现在天近晌午,我出去置办两桌酒席。”
不一会儿酒菜就好了,少奶奶,军官一桌,馀者众人一桌,婆子在旁伺候,众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光想想一会儿就会发生激动人心的事就很激动,军官和少奶奶对面而坐,两人非常尴尬,少奶奶想不到今天为了救人竟然要和陌生的男人行房事,感到非常羞臊,军官看着眼前的美娇娘,简直秀色可餐,想到一会儿就能脱光她的衣服,进入她的身体盡情享受,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两人各怀心腹事盡在不言中,于是便草草吃罢了饭。
酒后的少奶奶更显得娇艷迷人,酒宴后他们怕少奶奶当着婆子面不好意思,便对婆子说,“现在这里沒你什么事了,你出去等候吩咐吧。”
等婆子走后一关上门,屋内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了,军官首先打破僵局跟少奶奶说,“你知道我刚才说的沒检查的地方是哪里吗?”
少奶奶一惊,说“不知道啊。”
军官笑着说“就是你的身体呀,我要你脱衣检查!”大家哄堂大笑。
少奶奶嗔骂道一帮色狼,脸上顿时红了,她对军官说,“难道我一个女人家身上还能窝藏犯人不成?”
军官说,“人是藏不下,但也许藏什么机密资讯啊!”
他手下一个兵附和说,“是啊,去年不就有一个女犯人,把一个纸条捲起来藏进下身,企图矇混过关,多亏头细緻,才给她检查出来的。”
少奶奶听到这脸更红了,她小声对军官说“这儿人太多了。”
军官说“这都是我的弟兄沒有避讳的,我们向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让他们旁观沒关系的。”
少奶奶无奈,只好转身把旗袍轻轻脱下,这时身上就只剩下贴身的肉色肚兜了,大家盯着少奶奶完美无瑕的胴体,看的眼珠子都直了,少奶奶满脸红云,对军官说,“你来检查吧!看看我身上还能藏什么东西不成?”
军官淫笑着拉少奶奶坐在他的大腿上,粗糙的大手在少奶奶的身上肆意轻薄,军官说“你这儿真大。”
少奶奶说“我哪儿大啊?”
军官把手伸到我少奶奶背后,慢慢地解开肚兜的繫带,然后勐的一下掀掉,少奶奶雪白坚挺的奶子一下弹了出来,少奶奶“啊”的叫了一声,他又抓住少奶奶的一只胳膊反剪在背后,这样少奶奶一对坚挺高耸的丰满乳房向前挺立的更加突出,愈发显得丰满挺拔,性感诱人。
军官说“现在你知道哪儿大了吧。”
少奶奶嗔骂道,“坏蛋,再大还不是你们臭男人的玩物”,房间里所有的阴茎马上就硬了。
军官一边抚摸高耸的奶子一边问少奶奶那次的受辱经歷,少奶奶羞红了脸说“他们把我拖到一个破庙里,就把我侮辱了…”
军官又接着问道,“侮辱你的劫匪有几个?”
少奶奶说“有七八个吧!”
军官对此惊讶不已,一般的女人被三四个男人姦污就差不多到极限了,所以他表示不相信少奶奶能承受这么多人的轮番姦污,少奶奶说嗔怪道,“这种事我还能骗你,后来破案了把那帮坏蛋都抓住了,不信你去查。”
军官听了半信半疑,少奶奶说,“你不信我也沒办法。”
军官说,“要我相信除非让我亲眼看到,要不我们试一试?”大家一听都开始起哄。
少奶奶红着脸环视一下四周,害羞的低下头说“你们男人真坏透了,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试啊?”由于少奶奶这句暧昧的暗示,屋内的阴茎顿时都坚硬挺立了。
这时军官勐地一下褪下了她的内裤,少奶奶惊唿了一声,大家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现在少奶奶已经一丝不挂了,充满肉感的美好身体全部裸现在大家面前,军官小心的打开少奶奶紧闭的双腿,将少奶奶最隐秘的禁脔之处暴露在大家眼前,只见在她那片浓密芳草覆盖的中心,肉红色的两扇蓬门已经微微开启,军官把玩着少奶奶的最隐秘处还把手指沒入少奶奶的身体深处,其他人都望着少奶奶那不断被撑开的阴部,此时的场面显得格外的妖冶淫荡。
军官对少奶奶说,“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你。”
少奶奶心想要把他们引出客厅才能让张某有逃的机会,所以便对军官说“不要在这里,到我房里吧,那里有床。”
军官一想也对,把全裸的少奶奶拦腰抱起,向闺房走去,其馀众人也跟到了闺房门边听窗根,此后闺房里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一会儿便传出了扑哧唧唧扑哧扑哧这种肉体交合的声音和少奶奶的娇吟声,连放哨的两个下等兵都无心放哨了,偷笑着还不时往屋里望去向屋里窥探。
张某在阁楼上心如刀绞,但自己若此时出来绝密情报将不保,国家将蒙受巨大损失,而且还可能会给女主人带来杀身之祸,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奶奶被糟蹋。
此时的闺房里,注定着将是一场春色无边的好戏,淫靡的一幕正在上演,娇羞性感的少奶奶童蕾像一朵纯洁的雪莲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军官健壮的身体正压在她身上,少奶奶曲着两腿并分开到最大程度,少奶奶像一朵花盛开一样,张开等待征服者的深深插入。
军官说声“得罪了”,随后向前一挺将粗壮坚挺的生殖器深深插入少奶奶的阴道,粗壮肉棒直抵盡头的插入给少奶奶带来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的同时,一阵有如破处般的痛楚也着实让毫无心里准备的她柳眉微皱、轻咬贝齿,但因为是少妇,所以她知道短暂的痛楚之后就会迎来无盡的快乐,少奶奶的一声娇啼,拉开了肉战的序幕。
军官用心感觉着少奶奶身体内部的蠕动,紧贴着军官阴茎寸寸滑进的滋味,温暖的阴道紧紧裹着军官的阴茎,里面的软肉如水浪似的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那真是无比动人的滋味,每次深深插入都能感觉到少奶奶身体里的颤慄,这种刺激的感觉让军官非常满足。
军官低头注视身下这位梦寐以求的美艷尤物,少奶奶被军官看的害羞的垂下眼帘,军官心底突然涌出一种佔有后的狂喜,大手在两座挺拔圆实的乳房上肆意揉捏着,柔软雪白的乳房在他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同时性感的电流在少奶奶胸前激盪,军官深深的插入让两人下体结合紧密的一点缝隙都沒有,被男人插入后传来的满足感几乎让少奶奶晕过去,少奶奶感觉到军官钢铁般的肉棒在她缩紧的肉洞里来回地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慾,再加上丰满的双乳在军官的揉搓下不断变形,自己也不敢相信被强姦竟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她沒想到跟了丈夫结婚好几年了,她竟然会是在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下,得到真正的快感。
少奶奶的丈夫已60多岁,哪里比的上年轻人火热粗壮的阴茎,开始少奶奶全身紧张阴部紧握,彷彿城池沦陷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军官纵情肆意的抽插下也逐渐放松下来,正处在情慾激流中的两人都起了变化,怀抱佳人的军官越来越硬,而被强姦的少奶奶的身体却越来越软,空气中淫糜的气氛越来越浓,少奶奶的理智,亦续渐续渐地迷乱起来了,脑海已经麻痺,无法形容的美感,几乎使全身融化,快感也在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在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对这样接纳男人的肉棒,剎那间有种幸福感,女人就是要这样被男人幹的,火热的性交使少奶奶与姦污自己的男人共同迎来情慾的颠峰,在慾望的顶共同期待着那人间奇迹的出现,不断的摩擦只为这一瞬间销魂的爆发,最后军官深深插入后并抵住少奶奶的阴核花心,随后军官的生殖器便在少奶奶体内勐烈地喷发了,在那一刻,少奶奶被性高潮产生的强烈兴奋逼的几乎晕死过去,任由军官在花心里喷射着。
军官又和少奶奶发生了第二次性关系,这次少奶奶被要求跪在在床上,丰满的屁股高高撅起,毫无保留地呈现给身后的军官,屁股中间一条深沟蜿蜒而下伸向两腿中间,到两腿分叉处露出了两瓣饱满鼓起着的嫩肉,深沟里和分开的双腿根上沾满着大片的津亮汁液,少奶奶芳心紧张得一阵乱跳,知道他又要插入了,而军官站在她高高撅起的雪白的屁股后面把坚如铁棒的鸡巴在少奶奶的阴户口上下来回蹭着,并不急于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