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蒂娜!
??我是两个可爱漂亮孩子的母亲,和丈夫亨?克已结婚九年,我们从学校就认识,彼此知根知底。「好女人只给一个男人骑。」哈哈,虽然被別的男人勾引过很多次,不过到现在?止我还是个好女人。
??近来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种族间做爱的色情网站,黑人黑??的大鸡巴,这些腿间吊着粗壮家伙的黑人照片让我很兴奋,他们的鸡巴比亨?克的大的多。而且以前每次看到包在黑人牛仔裤?鼓囔囔的那团肉时自己就很有感觉,啊……不,一个正派的36岁的已婚老女人不应该做这样的事,虽然我知道那会很不同——在生命中尝试一次这样的怪物塞进下体,把它最大程度的撑开!
??亨?克和我都很喜欢性爱,一周我们至少做两次(虽然对于我坚持使用避孕套的要求他并不是很喜欢)我想这也是夫妻间相互的义务。
??最近我的压力很大,从我父亲手?接管过来的公司运营的不大好,业务只是刚刚能够运转。然后来了一笔大生意,一个非洲的大公司下了一笔订单。现在他们派两个人过来准备完成合同,之前所有的协商都是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这笔订单能够让我们的公司顺畅运转很多年,所以我的压力真的很大,连家都顾不上了。同时我也想独自完成交易,向父亲证明他把一生的心血交给我是正确的。
??这天是他们到达的日子,之前已说好我去机场接送。找了好一会最后通过扬声器唿叫我们见了面,让我惊讶的是竟然是两个黑人。我以?非洲的领导层是白人,难道我有点种族歧视?
??我禁不住在他们的裤裆上瞥了一眼,两团鼓囔囔的肉团包在裤子?。想象到那两团肉窝在裤子?的样子我的脸有些发热。我最好把这些想法丢开,我来这?是?了一个重要的合同,而不是?了性。不能让任何东西破坏这个协议。
??送到酒店后,我告诉他们我晚上再来接到我家?他们接风。
??拉希德和亚瑟显得很高兴能到我家做客,两个孩子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两个浑身肌肉的大块头黑人。我穿了件漂亮的低胸礼服,露出很大一片乳房。亨?克对我在两个黑人面前露出这么多感到不快。在整个晚餐时间?,两个黑人毫无羞耻的频频盯着我的乳房看,我必须承认我很享受这样被注视(被人注意当然感觉很好)而且我有些兴奋了。
??晚餐延续了很长时间,我们谈了很多话。主宾欢娱后我送他们回酒店。拉希德请我去他的房间小酌,我们三个坐下来继续聊天打屁。我越来越兴奋,如果不是?了这个重要的合同,我可能已经在他们面前脱光衣服要他们操我了。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反应——和一位(提供性服务的)客户经理用这种方式协商啊?这个险不能冒,合同更重要!
??和他们谈好明天在公司协商合约,然后告別了他俩。回家的路上我才意识到我们的小酌已经用了几个小时。天那,亨?克会怎么想。我的脸红了,这肯定会越发加重亨?克的疑虑。
??接下来的几天我带着他俩参观了公司,给他们看看样品,展示我们?品的高品质!
??最后大日子到了!下班时间过后在办公室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公司?只有我们三个人。
??亨?克在家照顾孩子(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亚瑟,级別较高的那位黑人,开始签署合约。忽然他停下笔说:「我想要些回扣。」
??我微笑的看着他问:「亚瑟先生,你想要什么?」
??他的笑容开始变的下流:「我想要你,蒂娜。你的低胸礼服和露出一半的乳房一直在缠绕在我脑子?,我想看你的奶子,好好的操你一顿。这是我签合同的条件!」
??我的脸红了,阴户变的温暖而且开始分泌出液体。这正是我朝思慕想的事啊啊!不,我得小心点,万一这是个考验呢?
??我对拉希德说:「我做不到,我是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已婚女人,不,拉希德啊,不行。」
??拉希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闆着脸说道:「也好,蒂娜。不用签了亚瑟我们走人!」
??我意识到拉希德沒有开玩笑,那不是个圈套!我感到成千上万只蝴蝶在我的小腹?跳舞,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等一下,我同意了。不过你们要先签合同,还有,我沒吃避孕药而且正在排卵期,你们要戴套子或者拔出来射在我身上。行吗?」
??拉希德笑着签了字,然后递给亚瑟也签了字。
??拉希德一只手拿着已签过的合约,另只手抓着一张纸在我面前挥舞:「你在这张纸上签上字就完成了合同!」
??他把纸递给我。纸上写着:「蒂娜签字生效:我自愿同拉希德和亚瑟做爱,不得更改,不得反悔。某年某月某日。」
??我颤抖着手签了字。非常的激动兴奋,在几分锺内我的幻想成真了!交换了契约,我把合同放在安全的地方。
??我转过身看到拉希德正在脱衣服,亚瑟走到我身边边爱抚边脱去了我的衣服啊。当我看到拉希德裤子?窝藏的玩意儿时,差点哭出来:「噢,我的上帝!」太大了,噢不,简直是兇兽!(按:不是德罗巴)我失神的说:「我怎么能容纳这么大的怪物,我老公小的太多!」
??拉希德哈哈笑道:「不要担心,蒂娜,开始我们会很温柔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亚瑟也脱光了,他的鸡巴几乎和拉希德的一样大,幸好只是几乎一样大。
??拉希德站在前面,悸动的鸡巴紧紧压着我的小腹,亚瑟在后面,鸡巴贴在背上。
??拉希德的舌头伸进我的嘴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他的手摸着我发抖的身体的的每一处;亚瑟在后面用我的身体摩擦着他的鸡巴,双手揉捏我的奶子啊。噢天那,太刺激了,感觉是如此美妙,我打消了最后一丝疑虑,在这两个黑人面前彻底的敞开身体,向肉欲之神缴械投降。我不再是公司的老闆,我是两个黑人的发着情的母狗。
??拉希德的两根手指推送进我的阴户,我快乐的呻吟着。迷迷煳煳的听到他的声音:「我靠,亚瑟,她湿透了!她真的在发浪,咱们操屄就得这么湿才行!」
??我被扳转过身,压下身子跪在亚瑟身前,拉希德的双手牢牢抓着我的肩膀。
??亚瑟举着他的大黑屌顶在我的嘴巴上嘶喊:「吃我的鸡巴,蒂娜,你就是个白人荡货!」
??我努力的扩张嘴巴容纳他的大龟头,吃进他的黑屌。
??拉希德抓着我的手放在他悸动的鸡巴上,我有点明白他的意思,开始抓着他的鸡巴温柔的上下套动。我不停的吃,直到亚瑟的精液大量的喷射出来灌满我的喉咙,我咳嗽着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忽然感觉身体离开了地闆,拉希德抱着我,把我仰躺放在办公桌上,大大的分开我的双腿。我呻吟道:「请温柔点拉希德,记得要射的时候拔出来射在我肚子上!」
??拉希德笑着把他的大黑屌放在我的阴唇间,上上下下而不是进进出出的玩弄着我的阴门,每一次碰到阴蒂都感觉到象电击一样的震颤。
??我的唿吸变的粗重,好象做梦一般:「Ooooooh拉希德操我,操我你这个又大又黑的牲口!」我的脸变的绯红,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拉希德淫笑道:「你确定?」
??我呻吟着,急切的渴望他的大黑屌进入我的身体:「恩……拉希德,快要了我,我需要你,从在机场见到你我就一直幻想着你的鸡巴,快操我!」
??我感觉到阴户上的压力开始慢慢加大,慢慢的,进入了我的屄门。亨?克从来沒有把我的屄门扩张的如此之大,肉欲的刺激和巨大的痛楚夹杂在一起。我左右摇晃着头哭喊着呻吟着。大鸡巴头终于完整的埋入阴门,拉希德停了一下,好让我的阴户稍微放松,适应体内的巨兽。我感到下体的压力缓和了一点,开始寻找更强烈的刺激。
??他缓慢的推进,大约留了半条鸡巴在外面,然后开始温柔缓慢的抽送,我能感觉到他的鸡巴在我体内的每一点细微的深入。忽然间,沒有任何预感,快感象潮水一样涌来(不象我曾经和老公高潮时那么剧烈)我大声呻吟尖叫,阴道内壁蠕动着挤压他的鸡巴,身体剧烈抽搐。蓦的我感觉拉希德拔出了他的鸡巴,下一刻我的肚子和乳房洒满了他热乎乎的种子。我才想起曾说过要拔出来,同时我?生个奇怪的感觉,好象我被骗了似的。
??然后到亚瑟来操我。他的鸡巴又硬了,我感受到比拉希德那条只进来2/3的鸡巴细一些。
??亚瑟3/4的大屌粗暴的锤进屄?,我大声尖叫。他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慢慢的越来越多的鸡巴杆儿消失进我的阴户。最后每次他的鸡巴顶进我阴道的盡头时,充满精液沈甸甸的卵蛋就会拍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已经把他的鸡巴连根吞了进来。我意识模煳的躺在那?,企盼亚瑟操幹的更勐些。我听到拉希德在旁边大笑:「你在说什么,蒂娜?你听起来象个欲求不满的怨妇?」
??我呻吟着:「沒错拉希德,这一下真够劲,再用力!」
??双腿环着他的屁股,亚瑟操了我很长时间。突然他摆脱了我的腿,但是他只够把鸡巴抽离我的阴户,浓稠的精液勐烈击打着我被蹂躏松开的屄眼,我又?生了那种空虚的奇怪的失落感。
??拉希德已经?下一轮做好了准备,又大又肥的鸡巴刺进我的阴户,快快的勐操。这回插的更深入,不过我还是沒能感受到他的卵蛋拍到屁股。
??在他勐操我的同时,我的双腿也环在他的臀部,在他每一次推送鸡巴深深插进我的屄时用力,让他插的更深入。我给操的尖叫着高潮了两次,他也想射了,这回我不想要那种空虚的奇怪感觉,双腿紧紧顶着他的屁股哼道:「不……拉希德,不要拔出来,我要你把你的子孙深深喷进我的肚子?子宫?,我要你的精液灌满我,射给我!oooooooooooh拉希德ahhhhhhhh!」
??拉希德嘶喊着:「欠操白婊子、贱货,ohhhhhhh我射了蒂娜oooooooooooh!」
??这个黑人的精液打在了子宫壁上那刻我也高潮了,充实感让自己感觉终于成?了一个完整的女人;白花花的精液灌满子宫、阴道,溢出了阴户。
??随着他的鸡巴一点点萎缩,我们仍紧紧抱在一起……拔出鸡巴后,拉希德建议我们去他所在的酒店继续狂欢。
??我走去关上窗户,忽然瞥见亨?克手握着他的小鸡巴。窗帘沒有完全遮住窗户,他一直在看。我送给他一个飞吻然后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
??飞快的洗了个澡,我们开车去往酒店。
??在继续性爱旅程前我们喝了点酒,拉希德和亚瑟让我很兴奋,他们狠狠的操我幹我,次次都连根夯进我的阴道最深处,我至少又高潮了六次,在他们热乎乎又腥又骚的黑人精液?享受着一个女人的快乐。我在想明天服务员来换满是精液味道的床单时会是什么表情。
??离开时拉希德说:「我非常期待下一次的生意合作和另一个需要签署的合约啊。」
??我吻了吻他俩:「我也非常期待!」
??凌晨,我带着疲劳和从未感觉过的真正的满足感回到家,亨?克正等在大厅?,他给了我一个的拥吻,平静的说:「今夜过的好吗亲爱的?」
??我微笑的看着他说:「我拥有一个非常棒的夜晚!」
??我蹲下身子跪在地上,把他的小屌拉出来用嘴巴套硬,然后躺下来轻声说:「要我亨?克,我想现在你不需要再戴套子!」